【学术研究】濮院古镇规划讨论

 

我去年到濮院古镇现场去看了一下,当时感觉濮院格局完整、机理尚存,可是难度很大。两个难题:第一个难题,濮院的总体风格到底怎么定?今天这个规划基本上把这个难题解决了;第二个难题就是资金,包括下一步的阶段性运作,包括总体的一步一步,如何回报,这个题最难。向宏是中国古镇第一人,第一人要挑战这个难题,我看有希望。但是今天听下来有一个感觉,这个规划好像跟我在现场看的不一样,在现场看觉得很大,但这个规划就是1.56平方公里,怎么这么小?这个古镇不能只局限在河道以内,河道以外的工作都做完了,这么难的题目都做完了。也不必拘泥于当年如何,应该形成一个大濮院的概念,把这个大濮院的概念形成了,风格的余地更大,而且和镇区的结合更紧密了,同时在资金的回报和运作上更从容了。所以这就涉及到1.56平方公里外面的关系怎么处理,我觉得应该树立一个大濮院的概念。

一、总体评价
总体听下来包括看下来,我觉得这个规划是个挺好的规划,两句话评价:一句话叫顶天立地,在理念上、宏观上开阔,项目落地落的结实。第二句叫瞻前顾后,前后左右的事情都想了,而且都说到了。由此我觉得这个规划的题目应该调整一下,总的题目叫做《濮院镇旅游导向型有机更新总体规划》,为什么没有古镇呢?因为习惯性的是濮院古镇。第二旅游导向,就像刚才那个专家说了,这是天然的,把天然的事情也放到这儿说得意义不大,我的看法调整成濮院古镇未来导向型。为什么说这个意思呢?很简单,未来的需求是什么?经济越发达人越怀旧,越要复古,未来导向就是这么一个导向。这样的话,从题目看起来就很有意思,而且有很大的差异性,又濮院古镇,又未来导向,这个事本身就很有意思。
二、规划创新
从旅游规划的角度来说,这里面有很大的创新性,因为旅游规划不是城镇规划,不能只局限于空间的配置,这里面又有空间的配置,又有市场的配置,又有产业的配置,这个结合是不错的。第二就是从产业进一步研究到品牌的弘扬,这些事情向宏是高手,不用操心。包括这里面濮院古镇的历史人物如何挖掘,如何通过人物形成故事,通过故事配置项目,意思就跟强了。就像乌镇一样,乌镇这几年除了其他的项目,我最赞赏的就是木心先生,一个木心先生实际上挖掘了多少东西,花了无数心血,我非常赞成。这里面恐怕也涉及到这个问题,就是从产业的规划然后到品牌的规划。第三就是分工体系,因为我去年在桐乡做了一个综合性考察,也做了一个分析,就感觉桐乡将来的方向形成一个古镇群落。这里面只和乌镇加以比较是不行的,下一步还有石门镇,还有崇福镇,四个古镇形成一个古镇群落,这是桐乡的一个大平台。但是也同样,不能近距离,哪怕是近距离、高水平的重复建设也不行,所以势必涉及到分工问题。浙江三大古镇,我原来有一个评价,叫做悠远乌镇、生活西塘、财富南浔,如果再加上濮院古镇,怎么定位?就是融合濮院,濮院的总体特点是融合性,风雅石门,历史崇福,要在这么一个角度来看待濮院古镇的更新问题。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问题,一般来说这么大的投资必然需要相应的补偿,普遍的补偿方式就是房地产,但是现在对于濮院古镇来说,通过房地产的方式来进行补偿已经不合适了,所以就更需要这种创新。所以这里面业态的配置、项目的配置怎么融合到一起,濮院将来形成的特点一定是融合。
三、格局划分
从格局划分上来说,作为一个总体规划可以,但是再进一步不能还是这样的一个东西,下一步应该是什么状态呢?比如说我们看各个古镇,实际上客观来看,各个古镇历史上就是一个生活的整体,古人并没有划分这个区、那个区,因为从生活的角度来说,需要什么东西自然建设,比如说有宗教性的追求就有一个寺院,有买东西的需求就有一堆小店。所以如果说还按照传统的规划格局划分,我以为这不符合未来,应该是生活的方方面面需求自然延伸、自然扩张,这才称得上有机更新。比如说你们现在确定了四个区,一个叫禅修度假区,第二个是古镇观光区,第三个是生态度假区,第四个是时尚文化创意区。词听着都挺好,但是这里面要细剖一下,就一个小寺、一个小庙,不足以支撑一个禅修度假区,做禅修这类的产品我很赞成,也需要做这样的东西,但是把这个东西当一个主体,当一个度假区来配置,有没有足够的内涵来支撑。少林寺要能成禅修度假区还说得过去,大寺大品牌,这个寺我现在搞不清楚叫什么名字,历史上也就是小庙,所以做禅修产品我不赞成,我认为不要分成两个度假区,或者一个度假区可以有两个片区。包括生态度假区,看了半天内容是田园度假区,不是生态的概念。所以像这样的东西多斟酌,而且还要加上历史体验区,加商贸集中区,加小资生活区,再加世界品牌区。说起来一共有八个区,这八个区有八个方面的内容,有八个方面的业态,可能融合在一起,为什么非要整整齐齐把它画出来?当然有一些东西,比如说度假更加高端一些,要和大众区分一下,这里面应该是更方便的东西。
总体而言,像这样的分区方式,往往还是生产者主导,强化的还是空间的配置,我们现在应该是消费者主导,强化的应该是生活需求的配置。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无论什么事情,只要契合人性就有文化性,就有商业性,如果你这个东西弄完了不契合人性,大家觉得很不方便,那就不行。乌镇就是如此,并没有强化这个区那个区,民宿、会所、主题酒店都很好,出门楼下就吃饭,走两步就逛街,这就非常好,要非得跑一个餐饮区吃饭,有这个道理吗?所以这里面可以有些概念,这个概念更多的不是这种空间划分区域的概念,应该是业态融合的概念。当然从规划的角度来说,空间结构几乎就无法配置了,我觉得也是可以配置的,就是按照街来配置,而不是按照区来配置,街自然分成区,将来落实规划的时候一定会有调整,因为做着做着就会发现这不合适,不合适就要调整。所以要真正追求创新,几带几街这个概念做出来,比如说这条街集中是文化创意的这些年轻人,很自然,围绕这些年轻人的需求,就会有相应的供给。所谓文化创新也是,但是不是一开始规定出来的,比如说这片就是大众观光,大众观光就得有集中的观光性产品,反正现在看起来,还没看到什么观光性的产品,所以这都需要配置。就是说以带和街作为空间结构的主体,而不是以区的划分,这样体现出空间融合、产业融合和生活融合,才能有更强的吸引力。这个角度就涉及到一大堆的配置问题,就现在来说,主要是四个功能,一是观光功能,二是度假功能,三是商业功能,四是文化功能,但是没有必要把四个方面的功能分割开。这四个方面的功能应该融合在一起,只不过在某一个点上,比如说在某一片区可能文化功能更强,某一个片区观光功能更强,很可能是这么一个状态,这样在具体操作的过程,调整的余地也就大一些,可以更方便一些。
四、关于投资和回报
这里面有一个概念现在有点混淆,就是说每年收入多少钱,那我就要问一句,谁的收入?这不是收入的概念,是一个花费的概念,说客人到濮院,一年花费了十亿,花费了十五亿、二十亿,变成了多种多样的机构和个人的收入。这笔帐和投资是不能对应的,如果这样对应的话,账就没法算了。可是投资是实实在在的,但是总归做不到这一步,所以下一步操作的时候一定要研究投资的时序,投资项目的配置,然后如何形成滚动,如何形成良性循环。说起来钱很多,33亿的拆迁资金加上67亿的投资,100亿,但是只要配置合理,包括多渠道运用和资本运作方式,这个难题并不这么大。但是这里面不能蒙蒙胧胧的说,得说清楚,比如说作为投资商怎么回报,对于政府来说先做基础,短期可以不要求回报,长期也未必是经济回报,可能是综合性的回报,就是不同的投资不同的回报方式,不同的渠道,说的太笼统了,直接对应没法比。我对这个项目前景看好,因为这是资金、资源、人才、品牌多要素的组合,而且这个多要素的组合是在一个高节点水平上进行的组合,这样的组合一定会创出新东西来。可是我们经常就是把这些事情简单化,一简单化质疑就起来了。当然下一步压力最大的还是回报的问题,我充分理解,钱得一个一个花,花完了以后大家得看效果怎么样,回报怎么样。作为官员来说,一般不看回报,就看效果,然后每一个官员的意见一定是不同的,因为要做经典,经典的概念就是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种概念,然后各种意见交织在一起,最后听谁的。所以这个规划在这个阶段是起开拓的作用,在长远阶段要起一个挡箭牌的作用,要不然就没法操作了,来一个领导说一番,来一个领导说一番,那不行,就是咬住牙坚持下去,把它做好。
总体评价,这个规划做的不错,在国内也算是好规划,在国际上这种规划很少,因为国际上没有这么强的政府主导,我们可以做到,而且可以做的很漂亮。也就是说最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下面更高的挑战是文化性的挑战,是商业性的挑战,我相信中青旅和桐乡的这种合作在濮院古镇这个项目上也一定会结出丰硕的成果,创造中国古镇的3.0版。
 

首页协会概况协会动态理论进展行业资讯休闲内刊会员动态联系我们

中国旅游休闲网 Copyright © 2012 CNTL.ORG.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02157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