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扬州如何深化

 比较系统的想法昨天已经谈过了,还是这八个字,文化休闲、城市度假。反过来解释一下,文化休闲、城市度假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如果从生产者或者是供给者的角度出发,应该是创建休闲文化,建设度假城市,分两头说,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增加这么一个解释,实际上更完整。这几天走下来,也感觉如果只强调城市度假会忽略乡村,虽然乡村都讲到了,但是从大的题目上会忽略乡村。可是我们一方面叫做文化休闲、城市度假,一方面叫做培育休闲文化、建设度假城市,两头说这个事情就可以说的更准确一些。

一、具体项目
1、邗江区
在邗江区看了三个地方,一个是瓜洲古渡,一个湿地、一个露营地。
(1)瓜洲古渡。我的基本看法,瓜洲古渡本身已经被长江的坍塌搞的没有了,现在那个地方优势在于还有一个好环境,然后有一些烂建筑,这些烂建筑可以认为它没有。所以我的一个基本看法,就是在那儿规划建设一个瓜洲古镇,同时瓜洲古渡算融在里面的一个项目,这样构造成扬州的第一印象区。原来是坐船过来,“京口瓜洲一水间”,现在是从润扬大桥过来,过来仍然是第一印象区。所以作为印象区,古运河和瓜洲古渡、长江再加上瓜洲古镇,这样这个产品就完整了,也像个产品。现在上面的一些建筑,我们可以忽略不计,因为那些建筑统统拆了都没有关系,包括挹江亭现在的那些建筑实在太差了,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有辱扬州,确实是这样的感觉。
(2)湿地。湿地是好资源,一千多亩。我的看法就是不要动了,顶多修一点木板栈道进去,让大家能够深入感受湿地,但是湿地本身不要动,如果动了实际上就毁了。一千多亩,看着很大,那天我们看到的是黄色的油菜花,再加上一个层次是水,再加上一个是层次是黄色的芦苇,感觉是不错的,如果说是蓝天白云的感觉会更好。但如果搞建设,这一千多亩地就小了,反而会把它压倒,如果压倒了实际上没有味道了,而且湿地最重要的是构造一个好环境,形成一个生态系统,会有鱼有鸟。
(3)露营地。那个营地的条件非常好,不是一般的好。所以那个营地要做成一个全国第一流的营地,甚至是第一的营地。因为它左右两边都是水,左边是长江,右边就是湿地,再加上营地的土地面积也够。可是那个地方要做其他的项目也确实做不了,但是要做出一个好营地来。现在叫做题目有了,但是题目没有破,只是做了一点小文章,这点小文章辜负了这片资源。
不管谁做,从邗江区的角度来说,要做全国第一流,谁做无所谓,有人投资是好事。邗江区还有一个邵伯湖,那天看了一个沿湖村,我那天已经说的很多了,不用再说了。沿湖村在做规划设计,提了一个概念叫做渔隐,这很好,沿湖村我的一个核心看法,那个村是精雕细刻的文章,不要想着把那个村子翻天覆地,如果翻天覆地就把那个地方毁了。而且要从沿湖村变成湖上村,那天吃饭的时候说至少要搞40条船,多的时候可能搞一百条甚至200条,投资量又不大,但是可以创造一个非常独特的产品,这种产品的独特性对于邗江区来说也是一个大的拉动,也是一个好玩的事情。
2、高邮
高邮远远超过我的设想,所以我觉得叫做“高台邮亭看历史,少游曾琪说文化,镇国古塔大运河,古街古村创品牌”,归纳下来就这么几句话。总体比我想象的要高大上的多,我原来只知道高邮有双黄蛋,但是现在涉及到一个问题,高邮的品牌怎么做?高邮的品牌最简单的一句话,不只有“双黄蛋”,也可以说有另外一个双黄蛋,这个“双黄蛋”第一个黄就是历史文化,第二个黄就是生态资源,这是高邮新双黄,也可以这么说。而且780平方公里的高邮湖,里面还有五万亩的芦苇荡,是非常壮观的,内蒙古有一个哈素海,也大概是五万亩的芦苇荡,宁夏的沙湖芦苇荡只有三万亩,所以这是非常壮观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把它提到日程上。总而言之,高邮可做的文章很多,当然要梳梳辫子,把高邮这篇文章做好。我的总体感觉是确实很好,五万亩的芦苇荡浩浩渺渺,古运河曲折蜿蜒,船队不断,这还是活的运河。古街道正在修复,点点滴滴有一些变化,这一点确实超出我的预想。
3、扬州生活、扬州品牌
我那天看完了就感觉,要树立一个大扬州的概念。原来我们一说就是扬州的中心区,尽人皆知,再一说就是瘦西湖,好像扬州除了这两个没有别的东西了,这实际上是自己的思路把自己局限住了。扬州六千多平方公里,需要好好研究研究。比如说关于运河,实际上那天看运河,这个产品很成熟了,而且这个产品比较合适,坐船看的很精彩,时间也不太长。确实有一个问题,时间太长了不行,时间太长了就得安排另外一套节目,比如说船宴,在船上吃宴席,一边吃一边看,那就是另外一套节目。但就现在这个东西来看,也可以再把它研究研究,比如说像塞纳河的做法,因为你的景致比塞纳河是比不了,但是塞纳河上的那种船是可以借鉴的,有天蓬但是透明的,可以坐着看一下,也可以在船上吃个晚宴,那是很标准的一套东西。像这一套东西,也可以考虑。
说到底,扬州生活精致、雅致,精致是精心创造出来的,雅致是文化积累出来的。一个城市也是三代之后出贵族,我们说一个家族是三代之后出贵族,一个城市也是这样。没有这样的文化传承的积累,给人就是一种暴发户的感觉。我们现在多少城市都是暴发户,可是扬州这种老贵族、老文人、老士绅,包括老百姓,这种感觉是最大的优势。说到这儿就涉及到一个更大的问题,扬州的品牌到底怎么树立?其他地方可以拿几个中心景区树立一个城市品牌,扬州不宜走这条路,扬州品牌就是大扬州,扬州品牌从范围来说是大扬州,六千多平方公里,从深度来说就是扬州生活。我今天上午的感觉更加强烈,就是一个扬州生活。
4、仪征
说句老实话,仪征比我上次去的印象要好很多,但是客观来看,仪征搞旅游有难度。第一个难度就是工业化压倒一切,这也形成了历史传统,而且抓工业、抓GDP、抓财政收入,官员比较容易升官,这是必然的,所以也会形成一个导向,仪征的旅游就很难摆到一个更高位置上。一是豪第坊,产品很精致、很扬州,但是在那个地方如何,现在真是看不出来。第名称一般,土豪名称。土豪这个词从大革命时期就有,历史上就有土豪,所以这个东西,确有一个问题就是名实相符的问题。那个东西是不错的,但是说句老实话,要让我在那儿买房子,我不买,因为就是好看不好用,缺乏生活气息,买菜怎么买?找保姆怎么找?快递、垃圾,这些我们日常生活需要的东西行不行?当然也算一个好产品。第二看了一个庄园,润德菲尔庄园,也是名实不符,现在已经有园但没有庄,但这个东西要按照庄园概念来说,包括开发商那两口子,应该是奋斗了八年,现在觉得该有收获了。有一些优势已经显出来了,但确实需要有一个庄的概念,真正是做出一些好东西来,而且土地面积还够。第三是天乐湖,天乐湖也是这样,八年的时间做下来,基本格局算形成了,温泉、生态、度假、娱乐、餐饮,包括作坊,都很好,但是现在模式有问题。另外就是做养老地产,做养老地产原则上我是反对的,我那天也跟他们的张总说了一下,做养老地产很容易把自己做死。因为我们现在的房地产开发,和以前的概念完全不同,以前是一把建起来,一把出手,一把利润。现在的房地产开发格局已经在变化了,如果房地产开发包括运营服务,能够形成一个比较长远的考虑,很多思路就会变化。但是如果考虑不长远,目前对你的销售是有影响的,天乐湖那儿也是这个问题。总体来说,那个地方我比较赞赏的是坚持有机农业,不需要采购的餐厅,这一点我很赞赏,这也符合现在市场的需求。但是长远发展能不能把这个东西撑起来,现在还看不好。在仪征最后看的一个项目就是红山体育公园。我的看法,应当叫红山体育休闲公园,我为什么老抠名称?因为名称是项目的定位,如果说红山体育公园,大家就会想是不是专业化很强?如果叫体育休闲公园,大家就知道这是一个玩的地方。三千亩的土地,一千五百亩的水面,一共40平方公里。应该说土地是够了,而且天上、地上、水上、马上有几十个项目,挺热闹,所以这样项目是完全可以对应市场的发展。包括后来看的汽车基地越野那个也是蛮好。
这些地方,就有一个整合的问题,同时有一个转型的问题。仪征搞工业有优势,继续搞工业没有问题,但是要考虑往旅游方面怎么转型。而且看了仪征的那几个项目,这几个项目没有观光性项目,仪征也没有条件做观光性的项目,还不像扬州,至少有一个瘦西湖支撑,其他的地方没有。所以仪征也同样,踏踏实实的做好几个休闲项目,其他的旅游项目都需要升级,比我上次到仪征的感觉好多,产品多了、内容丰富了,休闲度假这一条路还是走的下来的。
5、江都区
江都区那天重点看的是邵伯镇,邵伯镇很棒,可以做大。梁局长就说,我们在想一个词,叫做看长城到北京,看运河到邵伯。我说你干吗老和人家比?我就说了一句话,我说叫做千年古运河,精华看邵伯,他就觉得很好。邵伯古镇,五代船闸,勃勃生机,从容生活。那个地方景观非常丰富,内容也非常丰富,邵伯古镇、古街道、古马楼,再加上船闸,又有各式各样的类型,看船舶和船闸本身就是一个挺好玩的事。所以这个地方我的看法是可以做大,要把邵伯古镇和古运河做成全国一流的,就是可以和乌镇相媲美的,也有条件做到这一步。这样就需要研究模式,乌镇的模式就可以借鉴,因为乌镇模式是公司化的模式,第一叫做成片开发,第二叫整体运营,第三也是充分考虑到原住民的利益,结合到一起,把原住民都当作自己的员工了,所以服务也容易标准化,像这一套模式,是可以参照的。同时还有一个优势,邵伯有龙虾一条街,到六七月吃龙虾的都聚集过来了,这种聚集本身就已经聚集了人气,但是只是聚集吃龙虾。那天关于龙虾也聊了一中午,挺好玩的,这个东西完全可以考虑。叫做中国龙虾CBD,咱们吃饭那个地方叫龙虾司令部,如果往深了看,就是那天提到的这个,组建一个世界小龙虾组织,然后把这个品牌做起来,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实际上就可以操作了,这个要做起来,再和运河的资源和古街和古镇连在一起,就可以构成独特的优势,也变成了邵伯古镇的唯一性。
6、广陵区
中午吃饭的时候说到扬州广陵区有城有乡、有农有商、有湖有江,所以我觉得广陵叫做广陵王、广陵散、广陵居、广陵区,广陵散至今未绝。这套东西是一脉相承,这样一脉相承下来的东西,就意味着有很大的吸引力。上午看了六个私人宅院,其中一个是开放的,就是朱自清故居,剩下的都是不开放的。但是这些东西真是感觉很好,所以我觉得扬州生活风雅到骨子里,不光是雅致,是一种风雅。私人宅院已经有80处,大的有400多平方米,小的只有55平方米,成为独特的一景。小街小巷长,小院小景深,小生小活逸,小菜小酒香,但是要研究这个东西怎么利用。我们上午去很明显的感觉,对人家就是一个打扰,因为那是人家的日常生活,他不希望这么多人来看,只是给他添麻烦。所以我们每次都给家道一声歉,麻烦人家了。但是这个事情是可以做的,我的看法就是做成扬州最独特的文化产品,叫做同好雅集,同好就是说大家对这个事有共同的爱好,然后形成一个雅集。同好雅集怎么做?现在互联网条件都很成熟了,基本上每一个院落已经形成了一个主题,比如说看到第一个院落,那里面有书画,那个女主人也是一个画家。比如说看到一个院落是收藏的水盂,收藏很丰富而且很独特。再比如说祥庐,就是微型庭园,这种微型庭园现在也在输出,是技术输出,他帮人家设计微型庭园。我举这么几个例子,是可以在网上发布,和这些主人们商量好,约几个同好,比如说我们明天到祥庐去,共同探讨的主题是微型庭园的设计、建设,就这么一个主题。聚集了七八个人、十来个人,约好了就可以去,去完了之后大家就可以在这儿探讨,探讨完了中午在这儿吃一餐饭。这是要付费用的,而且这个费用不应该太低,所以就构造一个同好雅集的独特文化产品。比如我们拉一个收藏的跑到水盂的主人那儿,大家也欣赏欣赏他的东西。这个产品这么做就会变成一个非常独特的产品,不但独特而且有独到的吸引力。
这里面引申出一个话题,就是我们这么丰富的文化资源,怎么把它挖掘出来转化成产品。但是我们的传统思路一想就是大众观光旅游,这样的产品几乎无法利用。北京有一个坐三轮车游什刹海,一开始就是一个摄影家很喜欢拍北京的老胡同,拍来拍去他就研究这个胡同怎么转化成产品的问题,从山西雇了200个民工,弄了200辆三轮车就开始蹬,开始组织公司化运营。同时他就找当地一些老百姓,就说我组织客人到你这四合院来看一看行不行,北京老百姓很明白,给钱吗?五块钱一个人,可以,之后又说,中午在你这儿吃个饭行不行?多少钱,30块钱一个人,一个人吃饺子或者吃老北京炸酱面配几个凉菜、配几瓶啤酒,老百姓觉得也很好,这样逐步就起来了,后来当地老百姓自己就开始做这个事,我说这个例子就是一个产品的培育过程。但是北京那个还比较低端、比较大众,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中高端的事情,这种同好雅集就可以把这个充分的利用起来。比如说每天只接待一批客人,这一批客人一定是同好,大家来了有对话的基础,可以在这儿讨论,可以在这儿玩,可以在这儿共同欣赏作品、收藏品,这就构造了一个更独特的东西。然后其他的东西有一些是对大众的,比如说东关街、南河下街,反正大众来来往往,看着挺热闹,搞点小吃吃一吃,也挺好。东关街人多的时候一天八到十万人,但是必有延伸。比如说我今天看的感觉就和北京南锣鼓巷差不多,但是南锣鼓巷里有胡同宾馆,有一家叫秦唐府,这个宅子原来是煤炭部部长的,这个开发商就煤炭部出身的,所以他就找老部长,说我给你置换一下,拿了九个单元换了这一套四合院,然后就开发39间房,每天的房价3000块钱,已经预定到两年之后。如果按我们星级标准来说也就是三星,但是这么贵的价格,这么好的生意,为什么?因为喜欢。而且在那儿预定的多数都是欧洲人,这样的项目我们完全可以做一批。包括一些农家乐要升级,一是要升级成休闲农庄,二是升级成庄园。就像莫干山的洋家乐一样,莫干山洋家乐实际上开拓了一个前景,我们这个市场的实质消费能力是足够的,但是我们有没有合适的产品。今天中午吃饭的那个地方叫石江生态园,他们就说一要做市级度假区,二争取进入省级度假区,这都是什么目标?要我的看法,要做国际乡村度假区,我们按这个目标走,按这个目标走,市级的、省级的统统可以达到。我为什么敢说国际度假区,上海、南京有多少常驻的外国人,到哪儿度假?如果这个做好了,他们都会过来,这就是一个国际度假区的感觉。比如说上海领事馆他们也得接待客人,他们也有这样那样的需求,到这儿来满足,这就可以做起来。
整个扬州,做到中高端定位,不妨碍大众观光,瘦西湖、东关街这些都是大众观光。但是消费形态已经变化了,东关街是一个观光产品吗?不是,我们在东关街没见到多少旅行社的人打着小旗子引导大家走的,都是散客,形态已经变了,市场也已经变了。像长乐客栈、街南书院这样的条件何其好,只不过现在恐怕卖的太便宜了,老怕贵了卖不出去。北京那种胡同宾馆可以卖到三千,这儿怎么就卖不出来?我不信。上次我来住长乐客栈,品位非常好,文化非常浓,但是说句老实话不太舒服。今天中午在街南书院,我觉得非常舒服,现在卖七百,应该加倍,价格低了,实际上把自己的产品降低了,所以像街南书院那样平时卖一千五,节假日卖三千,得有这样的魄力,也得有这样的决心,这样才能把形象立起来。如果一说卖贵了有人来吗?那我就问,北京那种胡同宾馆怎么就能卖出这样的价格?莫干山下那些房子卖四五千,怎么就能卖出来?我在莫干山看的几家,一家的日常价格是四千,一家的日常价格是六千,而且人家就这么牛,谢绝参观、谢绝采访,不需要宣传。那个地方从杭州开车过去一个半小时,从上海要开车去三个小时。交通条件说不上好,区位也说不上好,但是就是这样经营。所以我就说,我们自己不能把自己看底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们原来习惯性的用观光旅游的思路来对待一些事情、研究一些事情,但转化过来,从文化休闲、城市度假到培育休闲文化、建设度假城市这个角度来看,思路就应该完全不同了,当然每个地方还有所不同。应该说这次把扬州看得比较透,我觉得提的这个总的定位是对的,之所以领导也都接受,和大家的感觉相同。这样我们就需要有一系列的转化。
二、关于休闲标准化工作
这个工作简单,反正我们现在十个国家标准,陆陆续续还会有一些标准出台。这些标准你们第一是抓试点,每一个标准都要有试点单位,比如像仪征那个地方,就应该是一个度假社区的试点单位。比如说像西江生态园,这就应该是一个休闲农庄的试点单位。每一个标准你们先确定一个试点,这个试点咱们可以共同研究。第二重点抓,对照标准,进行整改,比如说像东关街、南河下做城市中央休闲区,条件很已经成熟了。如果这个标准你们下功夫好好抓一年,到明年此时,10个国家级的牌子一块发给你们,构造一个热点,构造一个新闻点。而且这些标准都落实下来了,我看这些事也就达到了。咱们还可以具体讨论,这个事情难度不大,但是取决于扬州尤其是旅游局的认识,取决于你们理念的转换和工作的力度。
到现在习惯性的思路还是观光旅游思路,但是实际上现在市场已经变了,需求已经变了,我们的产品必须要变,城市定位也需要变。这等于是城市旅游的一个升级版,这样做下来,扬州的形象就完全不同了。现在扬州的知名度很高,但是大家都问一个问题,到扬州有什么?将来不需要问到扬州有什么,如果非要提炼一个题目就是扬州生活,精致的生活、雅致的生活,提炼这么一个题目就够了,要享受最好的生活到扬州。历史上就是如此,到今天还是如此,一以贯之。2500年的扬州,精致、雅致,我们培育扬州生活,然后方方面面体现这种生活。我们做休闲标准,实际上最根本的也是这样一套东西,这和做旅游标准不完全一样,旅游标准基本上是工业化时期的标准体系,但是休闲标准是后工业化时期的标准体系。标准是底线,创造是高现,个性是无限,这样不妨碍我们各个方面的创造。
 

首页协会概况协会动态理论进展行业资讯休闲内刊会员动态联系我们

中国旅游休闲网 Copyright © 2012 CNTL.ORG.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02157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