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最早发现了美洲(图)

人人峡谷
雷克雅未克港湾
穿行火山岩
埃里克松雕像
       如果向普通民众提个问题:谁最早发现了美洲?
       哥伦布!这很可能是多数人,或者说绝大多数人脱口而出的答案。原因不难理解,因为教科书通常告诉我们的故事是,哥伦布1492年发现了新大陆(美洲)。他本来要去印度,半路上却无意中撞上了美洲。滑稽可笑的是,哥伦布至死都认为他到达的是印度而不是美洲。他还给美洲的原住民取了一个与他们不相干的名字——印第安人。但实际上,哥伦布称呼这些土著人为印度人,只是为区分印度的印度人,译成汉语时使用了印第安人。
       用不着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亦或其他这个学那个学的复杂学问,仅凭简单的逻辑常识即可断定,“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这一命题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显而易见,印第安人肯定比哥伦布到达美洲的时间早。换个角度讲,是印第安人守株待兔发现了哥伦布。
       那么,印第安人又是什么时候到达美洲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学术界至今争来争去,尚无定论。一些考古学家认为,大约在1.2万年前,生活在亚洲东部的人出门打猎觅食,追着动物的足迹,从西伯利亚穿越白令海峡,稀里糊涂地跑到了今天属于美国的阿拉斯加;而另一些考古学家则认为,欧洲人在1.9~2.6万年之间,便横跨北大西洋厚厚的冰层到达了美洲(美国弗吉尼亚)。不管哪一种说法,都能说明一件事情——印第安人比哥伦布到达美洲的时间早多了。
       不同的是,这些先期到达美洲的亚洲人或者欧洲人,后来都变成了印第安人,是没名没姓的“考古学群体”,而哥伦布却是一个有血有肉、姓名齐全的个体。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在有名有姓的个人中,又有谁早于哥伦布到达了美洲呢?对于我来说,在冰岛找到了答案。
       不记得是谁说的了。反正来冰岛之前,我一直唠叨着这么一句话:没机会上月球就来冰岛吧。上世纪60年代,为了顺利完成登月计划,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曾派宇航员来冰岛进行月球行走训练。
       下了飞机,乘车去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市区下榻,一路上我的心情都很激动。因为,天蓝且低,使人有一种到了天边的感觉;火山岩到处都是,许多火山岩围成了一个个大炕,真有点像在电视上看到的月球表面。这里的地貌跟别的国家简直太不一样了。难怪中国总理温家宝2012年访问冰岛时说,他是学地质的,冰岛是令他神往的地方。
       冰岛是由大西洋海底火山喷发形成的一块陆地。直到今天,冰岛仍有活火山20多座,是名副其实的“火山之国”。火山多,地热资源就多,供人消闲的温泉自然也就多了。所以,在冰岛泡泡温泉是许多观光客的乐趣之一。但大大小小的温泉中,被称为“蓝湖”的一处最出名。由于离机场较近,好多人一下飞机、或者在飞机起飞前、或者利用转机的间隙,都会到蓝湖享受一下泡温泉的乐趣。
       蓝湖是一处露天温泉,我也体验了一把“到此一泡”的感觉。在咕嘟咕嘟冒出热水的泉眼近处坐下,身体浸泡在热气缭绕的温泉里,喝着冰凉爽口的啤酒,欣赏着周围火山岩美景,我仿佛产生了一种“月宫沐浴”的幻觉。但事后回味,更令我难以忘怀的,却是进入温泉之前在火山岩中行走的感觉。蓝湖就坐落在重重叠叠的“火山岩群山”之中。从停车场到蓝湖温泉,人们要在“火山岩群山”中曲曲弯弯地穿行一段距离,那感觉真有点想象中的月球漫步。
       在将外国国名译成中文时,十之有九采用音译法,而冰岛几乎是唯一一个意译的。冰岛(ICELAND),顾名思义是“冰之岛”,全岛为冰覆盖,寒冷之状,一看名字便顿觉透心儿凉。但来到冰岛之后,你不难发现,由于受墨西哥湾暖流的影响,这里的天气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冷。
       在雷克雅未克,天蓝蓝,海蓝蓝,如果没人告诉你这是哪儿,你或许会以为这是中国江南某个美不胜收的海湾。有一个传说讲,最初的殖民者发现这里气候宜人,是个适合生存的好地方。为了防止过多移民涌来,他们就给这里取名“冰岛”,目的是用一个与事实不符的名字吓退后来者。
       当然,冰岛之所以叫冰岛,也有许多美丽的冰湖和冰川。还有一个传说讲,当最初的殖民者驾船到达南部海岸时,他们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巨大冰川,即冰岛著名的瓦特纳冰川。殖民者对这个冰川留下的印象极深,于是把该岛命名为“冰岛”。但对于我来说,最喜欢的不是这些冰川,而是“人人峡谷(EVERYMAN’S GORGE)”。
       我喜欢“人人峡谷”,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世界上最早的议会坐落于此。世界所有的陆地中,冰岛是移民者到达并定居相对较晚的地方。大约在公元870年到930年之间,才有北欧人逐渐来这里生活。但定居下来不久,冰岛人就发现,他们之间的许多事情需要集体决策,许多案件也需要集体审理。
       于是,冰岛人于930年成立了由36名代表组成的议会。每年6月,这些代表聚集在一起,通过法律、做重大决策并审理重大案件,一直持续到1798年。比如,1000年,冰岛人在这里决定皈依基督教;1262年,冰岛人在这里决定效忠挪威国王。即使到了议会已搬新址的1944年,冰岛人仍然在这里宣布脱离丹麦统治成立冰岛共和国。1928年,冰岛政府决定将议会遗址建设成第一个国家公园。2004年,该遗址公园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现在,议会政治已风靡世界,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冰岛原来是“议会之母”呢?
       第二个原因是该峡谷是美洲大陆和欧亚大陆的分界线。从地理概念上讲,美洲和欧洲的分界线是冰岛和格陵兰岛之间的丹麦海峡。所以,冰岛是欧洲国家。但从地质学角度讲,贯穿冰岛南北全境的“人人峡谷”却是美洲和欧洲两大大陆板块的结合部。因此,在地质构造上,冰岛是地跨美欧两大洲的国家。
       导游马克先生面带神秘笑容对我说:“张先生,你的脚下是美洲,而不是欧洲。”但我的兴趣点是,既然冰岛的一部分在美洲,那么,发现冰岛的人也就是发现美洲的人了。当我把这个想法抛给马克导游时,他显然没对游客这么讲解过。他能说的,只是照本宣科讲一讲那些老掉牙的北欧人发现冰岛的故事。
       据北欧著名神话史诗《萨迦》记载,从公元800年开始的维京时期(即海盗时期)即陆续有北欧探险家来到冰岛。其中,最著名的一位是“红胡子埃里克(ERIK THE RED,950~1003年,也称“红魔埃里克”或“红发埃里克”)。“红胡子埃里克”是北欧的传奇人物,关于他人生经历的传奇故事被编成电脑游戏,今天依然很流行。
       “红胡子埃里克”是挪威人,由于犯了杀人罪,被迫带着全家向西逃到了冰岛,时间大约为980年。在冰岛,由于还不起借贷,他又杀了人。这一次,他又带着全家向西航行逃到了格陵兰岛,时间约为982年。
       格陵兰岛是世界最大岛,约81%的面积被冰雪覆盖,直到今天仍没有可耕种的土地,是名副其实的“冰岛”。但为了让这个地方听起来美丽动人,以吸引更多的移民,“红胡子埃里克”给它取名为GREENLAND,即“绿色土地”。这一招果然灵验,吸引大约4000名北欧移民来这里定居。
       即使冰岛不算美洲国家,格陵兰岛肯定属于美洲。从这个角度讲,“红胡子埃里克”应该算作第一个发现美洲的、有名有姓的个人。但冰岛人似乎并不买“红胡子埃里克”的账,虽然认为他是格陵兰岛的发现者,却并不认为他发现了美洲。在参观冰岛国家博物馆时,我意外地发现,“红胡子埃里克”的儿子更受推崇,被认为是最早到达美洲的人。
       “红胡子埃里克”的儿子莱夫•埃里克松(LEIF ERICSON,970~1020)从小立志学习父亲,做一位能成大事的探险家。约1000年,埃里克松率船队向西探险航行,第一个到达的岛屿充满了平板石。于是,他将之命名为赫尔陆兰(HELLULAND,意思是“平石之地”),这就是今天加拿大的巴芬岛(BAFFIN ISLAND);接着,他又到了一个长满树林的岛屿,便给它取名为马克兰(MARKLAND,意思是“树岛”),也就是现在加拿大的拉布拉多半岛;但为了过冬,埃里克松在一个岛屿居住了下来。由于这里生长着可以酿酒的葡萄,埃里克松给它取了个名字文兰岛(VINLAND,意思是“葡萄酒之地”),这就是今天加拿大的纽芬兰岛。
       如果你去加拿大纽芬兰旅游,一定不要错过其最北端一个叫“兰塞奥兹牧草地(L'ANSE AUX MEADOWS)”的村落。1960年,挪威探险家海尔格(HELGE INGSTAD)和他的考古学家妻子安妮(ANNE INGSTAD)发现,这里是维京人村落遗迹。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个地方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多年来,纽芬兰政府一直想把这里打造成旅游胜地,抛出的口号是:“这里是欧洲人在美洲的最早定居地”。
       读到这里,你一定明白了,即使不算格陵兰岛,而把兰塞奥兹牧草地看作欧洲人在美洲的最早定居地,埃里克松到达美洲的时间也比哥伦布早了大约500年。接下来,有的读者可能会产生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老谈欧洲人发现美洲,这不是十足的“欧洲中心论”?
       其实,想打破“欧洲中心论”的一直大有人在。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要打破“欧洲中心论”的非欧洲人一直空呼口号而拿不出证据,而要打破“欧洲中心论”的欧洲人却把证据说的井井有条。
       法国有一位汉学家,名叫歧尼(JOSEPH DE GUIGNES,1721年~1800年)。早在1761年,他就率先提出中国人最早到达了美洲。他的根据是,中国古籍《梁书》中记载,佛教高僧慧深曾在公元5世纪到过“扶桑”。他认为,这个“扶桑”并非日本,而是墨西哥。
       2002年,英国历史学者孟西斯出版了一本书,名为《1421:中国发现美洲的一年》。该书列举了许多郑和在1421年到达美洲的证据;而1492年哥伦布之所以能航行到美洲,是因为他获得了一张郑和绘制的航海图。
       这两位欧洲学者的确长了中国人的威风。但直到现在,我们似乎还有些羞羞答答不好意思“笑纳”。我的看法是,或许有人早于哥伦布到达美洲(印第安人除外),但唯有哥伦布对人类的发展影响最大。他启动了人类的全球化进程,从而使人类史无前例地深度融合在一起。
文并摄/张兴慧

首页协会概况协会动态理论进展行业资讯休闲内刊会员动态联系我们

中国旅游休闲网 Copyright © 2012 CNTL.ORG.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02157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