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休闲养生——闲事闲话与大事大话

       烟雾朦胧武夷山,休闲养生话未来。按照今天论坛的题目,我谈一谈休闲养生。休闲,说起来是个闲事,我们要说点闲话,但是闲事不是小事,闲话不是小话。这是大事,这是大话。结合这个题目,我谈一点感想,最后提一点建议,供大家参考。

一、休闲是长远趋势

1、什么是休闲

      闲是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休是消磨自由时间的方式,休闲就是对自由时间的多样化安排。从时间维度上,有小闲,八小时之外的闲暇是一天中的三分之一;有中闲,大周末是一周中的三分之一;有大闲,法定假日和带薪假期是一年中的三分之一。在空间维度上,涉及到八个方面:一是家庭休闲,是休闲空间的基础;二是社区休闲,是休闲空间的放大;三是城市休闲体系,是休闲空间的延伸;四是环城市休闲游憩带,是休闲空间的拓展;五是乡村休闲,是休闲空间的发散;六是异地休闲,是休闲空间的辐射;七是网络休闲,是新型空间的突破;最后是互为空间,形成完整的网络体系。进一步,休闲产业就是为满足休闲需求而形成的供给体系。我们面临一个三分之一的新空间。相应地,三分之一的资源应为之倾斜,三分之一的人员要为之配置,三分之一的精力需为之投入。所以,休闲产业一定会培育成国家的战略产业,因为它提升国民的生活品质。

       今年两会的主旋律就是幸福,关于幸福有各种各样的解读,这就涉及到社会观念的变化。我们原来有一句话,叫做“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现在的说法是“工作是为了休闲”,休闲就是我们生活的目的,所以幸福成为主旋律。在这里各个产业有各自不同的功能,制造业发展缓解短缺,服务业发展实现便利,旅游业发展提升幸福。既然幸福变成主旋律,就意味着休闲的事不是小事,而是大事。因为这涉及到我们整个国民幸福指数的提升。在发展的过程中,休闲业的发展首先是柔性发展,涉及到中国的形象。客观来说,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说不上好。建国60年,前30年的形象是政治动物,就像我们现在看朝鲜一样。后30年的形象是经济动物,难道中华民族在国际上的形象只是动物吗?如果我们能够强化休闲,就意味着国家的形象从总体上改变了。休闲业涉及到丰富的文化内涵,涉及到一些感性的交流。

       第二,整合发展。休闲业的另一个特点是整合发展,借助资源,整合产品,促进增量,拉动存量。武夷山现在就很典型,客观评价,武夷山现在已经变成了世界一流的观光目的地,这是存量,但是我们需要研究增量,这个增量就是复合型发展。这里不是简单的休闲度假,还涉及到观光、休闲、度假、商务、会议、特种旅游、养生等一系列的产品。所以,武夷山一定要整合成为一个复合型的目的地,既不是原来单一的观光旅游目的地,也不能只局限于休闲度假,一定是一个复合型的发展格局,这就需要我们促进增量,拉动存量。

       第三,关联发展。休闲业的发展大过旅游业,就意味着这个产业涉及到国民经济的各行各业,但是最重要的是有需求的支撑,构造了一个大的市场平台,所以和各行各业都有关联,使各行各业在其中都能够各得其所。

       第四,科学发展。所谓科学发展,就是认识规律、把握规律、优化结构、提高水平。现在首先要问,我们对休闲的规律认识了多少?或者反过来问一句,休闲业有什么规律?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这些,就谈不上科学发展。

       总体而言,幸福是一种感受,幸福是一个过程,幸福在路上,幸福在休闲中。我们既然要提高国民的幸福指数,要追求我们生活品质的提升,就意味着休闲是一个长远的趋势。

二、养生是永恒追求

1、自古已然

       养生是一个很复杂的概念,我对养生也探讨过一番,但是想来想去这个事我说不清楚,可是我知道这是一个永恒的追求。自古以来就有对养生的追求,彭祖活了800岁,是以60天为一岁计算的,折算下来他活了146岁,那也是高寿了。在那样的生活条件之下,在那样的医疗条件之下,彭祖可以活到146岁,我们今天的人应该活到多少岁?对养生的追求自古已然,而且客观来说,古人对养生的体会和养生的方式远远高过我们现代人,尤其高过现代的城市人。我们现在的城市生活太急了、太挤了、太忙了、太脏了,一个奥运会,北京投资3900亿,解决了空气污染的问题,但只是阶段性的解决。一个世博会,上海投资多少我不知道,但是至少在半年之内,上海的空气总算能够看到蓝天、白云了。但是这两个活动结束之后,死灰复燃。北京在谈要建设宜居城市,这个话简直是天方夜谭。北京适宜人居吗?北京绝对不可能适宜人居,我甚至敢说永远不可能适宜人居。

      如果我们仔细探讨一下,包括看一看典籍,就会发现古人对养生的学问,我们现在皮毛都赶不上。比如荷兰汉学家高罗佩曾经写过一本专著,叫做《中国古代房内考》,在汉学界非常有名,研究的就是两性关系对养生的推动,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概念吗?那本书看完之后,我非常震惊,古人在这么一个领域能够研究到这么一个程度,而且具有直接的操作性,比如《玉女经》就具有直接的操作性,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概念吗?完全没有,所以说在这一点上,我们不如古人。很简单,古人平均寿命不如我们长,但是他们对大自然的感受更深,所以说中国人对养生的追求自古以来就是这样。

2、极端抽疯

      古代有一些极端抽疯的现象,比如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那时候人要服五石散,吃完这种东西之后就要抽疯,走到路边上,“哗啦”就躺倒了,就是在发散。这些人都是社会的名流,发散构成了一个社会现象,没事就要到路面上躺一下,因为在服五石散。鲁迅先生的文章里有过描述,吃那个药皮肤很敏感,不能穿新衣服,只能穿又脏又破的衣服。所以那时候形成了一个社会时尚,叫做扪虱而谈,两个人聊天,一边聊天,一边摸出虱子,“啪”一掐,那是一个很高端、很时尚的东西。这就是一个极端,我们今天可以想象吗?

      第二个阶段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是文化大革命过来人,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简直不可思议。1967年的冬天,全民打鸡血,每个人抱一只大公鸡到医院排队,从公鸡里抽出血,让护士注入人的体内,1967年正是文革最兴旺的时期,全民打鸡血,就说明我们民族缺点鸡血。这个阶段抽疯的事情很多,包括1972年喝红茶菌,1974年全民甩手,文化大革命10年的过程,打鸡血、喝红茶菌、甩手,那时候以阶级斗争为纲,以政治为第一,但是在民间形成了这么三种现象,这是一个极端抽疯的现象,谈不上科学,也谈不上理论,更谈不上正常生活。但是恰恰在那个时候有这样的三种现象,我们就要研究一下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3、于今为盛

       中国古代养生这套东西,到今天达到了极致。一般而言,古代的养生还是达官贵人或者是知识分子在谈、在玩,老百姓涉及不到。今天不同了,一直到老百姓都在关心养生,所以应该说今天达到了一个极端。

分析下来,大体上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和平发展环境,构造养生的基础。在战乱时期,谈不上养生,我们那时候能活着能吃口饭就算不错了。现在不同了,在一个和平发展时期,大家都希望能够生活的更好一些,能够生活的更长一些。

        第二,生活条件改善,培育养生的条件。比如现在全国平均年龄已经达到72岁了,根据“十二五”规划,全国的平均年龄还要提高三到四岁。也就是说中国人现在的平均年龄,大体上已经达到了日本20年以前的水平。在国际上来看,我们这个水平是中高水平,日本现在基本上达到了82岁,这是全世界最长寿的国家,可是我们在1949年的时候,全国的平均年龄只有50岁。很自然,生活条件的改善,尤其是医疗条件的改善,构造了我们现在养生的条件。

        第三,进入老龄社会,追求养生的品质。中国是未富先老,我们现在老龄人口占的比重已经很大了,大体上到了“十二五”末期,中国就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了。老龄化社会有一个共同的追求,就是追求养生的品质,而不是简单的追求长寿。这种养生的品质就需要社会供给的完善,需要各个方面进一步的提升。

        第四,城市环境压迫,产成养生的动力。我是大城市生长起来的,在北京生活了50多年,看着北京的变化过程,我感觉北京现在实在是很难生活了。所以有点机会就要出来,就一定要找好山、好水、好空气的地方,这就是一种养生的动力。可是又担心一个问题,好山、好水、好空气,有没有好的医疗条件,虽然担心这个问题,但是至少这样一个动力有了。比如2005年的时候,我到海南三亚,就跟三亚讨论过一个问题,三亚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医疗,如果没有一个好医院,三亚的房地产业都很难发展起来。很多北京人到三亚去买房,主要是想解决养老的问题,但是老年人不敢去,因为没有好的医疗条件。所以前年三亚下了一个决心,拿了400亩地给了301医院,而且还建了两栋专家楼,让专家一边工作一边休闲,就是希望301能够过来。301何乐而不为呢?专家们也都觉得很好,现在医院已经建的差不多了,这样就解决了整个三亚的医疗问题。武夷山也同样涉及到这个问题,如果真要建设世界一流的休闲养生胜地,没有一个好医院是不行的。城市环境压着大家跑出来,但是跑出来之后,虽然在青山秀水之间,但是追求的还是城市化的生活。所以我们不要简单地只是强调大自然如何,一定要对应市场的需求。

       第五,传统文化复兴,构造养生的环境。这几年,应该说传统文化大行其道,构造了一个养生的环境。但是现在还只是形式上的大行其道,本质上还没有达到。可是,让大家更多的关注传统文化有什么优秀的东西,这就构造了一个养生的好环境。比如我刚才谈的一些观点,也就是我最近10年、20年才看到的东西,原来根本不懂这些。

       第六,宗教意识缺乏,形成养生的泛化。这是中华民族非常特殊的表现,比如说,基督教民族,或者伊斯兰教民族,宗教意识非常强,这样一种宗教意识使整个社会形成一个凝聚力,也使个人在生活过程中找到了一个支撑点。但是我们中国人缺乏宗教意识。或者说我们宗教意识本身就是一种泛化宗教意识。按照李泽厚先生的观点,就是中国人的宗教是一种实用、理性的精神。中国人什么都拜,没有不拜的东西。但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这是中国人的一个宗教特点。但正是这样一个宗教的泛化,就构造了一个养生的泛化。比如信基督教的,信佛教的,信伊斯兰教的,或者你就是信本教,不管你信什么,这种泛化,最后都一定会泛化到养生上。很自然,我们都希望日子过得好一点,好日子过得长一点,怎么办啊?见着偶像就拜,就会形成这么一种行为方式,但是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使我们不拘泥于某一种偶像。这也是中华民族的这种博大、宽容的文化传统的一种表现。

       第七,终极追求难圆,达到养生的升华。这是什么意思呢?因为宗教是解决人的终极追求。可是我们现在社会缺乏主流宗教,一般很难形成终极追求的概念。所谓终极追求,就是要问几个问题: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我到底为什么要活这一辈子?这种终极追求,中国人很少想。但是总还是有一种追求。这就构造了一种养生的、理念的、哲学性的升华。这种哲学性的升华,捅开窗户纸,就是宗教。这层窗户纸不捅,尤其在现在的意识形态条件之下,也没有必要把它捅破。可是养生的追求,必然是一种哲学性的升华。

      如果解释“自古已然,于今为盛”主要就是这么几个原因,这不是理念问题。我之所以谈这几个原因,涉及到下一步产业的发展。如果不把这几个原因分析清楚,休闲养生产业到底怎么对应市场、怎么对应需求,实际上是很难清楚的。

4、关系处理

       第一,传统与现代。在休闲养生的角度,我们很容易偏向传统。但是按照我的看法,应该是传统文化,现代解读;传统产品,现代市场;传统资源,现代产品。传统如果不和现代紧密结合,实际上我们很多事情很难往下操作。从这个角度来说,要让历史变得时尚,让文化变得轻松,让自然变得可亲,让一切吸引元素变成可以销售的产品。比如现在的孩子们,如果总跟他们说老祖宗的事,他们凭什么要感兴趣?但是如果老祖宗的事和他们今天的生活连在一起了,他们就一定会关注。

       第二,生态融合。自然自然大自然,生态生态深生态,文化文化活文化,生活生活真生活。这里的关键字是大、深、活、真,这就反衬出城市里的小自然、浅生态、死文化和伪生活,这样才能构造我们真正的吸引力。

5、养生心态

      第一,豁达的心态。概况起来是一个顺口溜:人這一輩子,怎么都是过,与其皱眉头,不如偷着乐。冬天別嫌冷,夏天別嫌热,有钱別裝穷,沒钱別摆阔,闲暇养养身,每日找找乐,苦辣酸甜都尝過,才算沒白活!如果没有豁达的心态,就不要谈养生。

     第二,隽永的心情。以粗茶淡飯养养胃,用清新空气洗洗肺,让温暖陽光晒晒背,找群朋友喝个小醉,像猫咪那样睡一睡,忘却辗转尘世的累。在我们的生活过程中,应该追求一种从容、淡定,是一种没有追求的追求。所以就要有一种隽永的心情,实际上所求越多越累,所求越高越难活,还谈什么养生?如果我们把养生当作一个终极目的,我看这个终极目的也很难达到。

     第三,明白的心智。懂得喝酒的人,找到感觉;懂得知足的人,找到快乐;懂得放下的人,找到自由;懂得珍惜的人,找到幸福;懂得关怀的人,找到朋友。生活中确实需要一种明白,或者叫做理性的心智。

     第四,养生的心理。善良是养生营养素,宽容是养生调节阀,乐观是养生不老丹,淡泊是养生免疫剂,要追求善良、宽容、乐观、淡泊。

      这几段话不是我的话,估计是台湾人的话,是我姐姐在网上发给我的,她希望我能够更超脱、更淡泊,但我觉得我的境界不亚于作者。

首页协会概况协会动态理论进展行业资讯休闲内刊会员动态联系我们

中国旅游休闲网 Copyright © 2012 CNTL.ORG.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0215782号